恩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恩普小說 > 主角叫蘇眠陸震擎的小說 > 第157章 付夫人回國

第157章 付夫人回國

“之前覺得這個顏色很好看,現在這麼一看,確實有點太俗氣了。”這時候他纔想起來花店老闆的眼神,那時候她應該是想告訴他,他的審美很糟糕吧?早知道這樣,他就應該讓老闆給他包一個好看點的,更大更豪華一點的。蘇眠看著手裡的九朵紅玫瑰,眼眶有些泛紅濕潤。這簡單的,直男的包裝,肯定是他自己親自挑選的。蘇眠把頭埋進花層中,嗅到花朵上清新的香味,她揚起亮晶晶的眼睛望著他。“一點都不俗氣。”“咳咳!”陸震擎反倒不好意...-

陸震擎眼底閃過一抹煩悶,似乎是不想跟母親多談這件事,於是鬆開母親,轉移了話題。

“媽,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提前跟我說一聲,我好去接您。”

陸震擎習慣喊付紅雪“媽”或者“母親”,對國外那一套“媽咪”的叫法,他有些無法接受。

付紅雪自然是知道兒子心底的想法。

大家都說她的兒子是一個冷心冷情,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但是她這個做媽媽的卻無比清楚。

兒子就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

陸鴻非對他做了那麼多噁心的事,他始終顧念著那點親情,不捨地動他。

正是因為這樣,付紅雪才更加生氣,同時也更加心疼。

聽了兒子這話,她嬌嗔地瞪了他一眼,“我早就讓程雪跟你說了,媽咪過兩天回來,你怕是早就忘了這事了。”

“有嗎?”

陸震擎驚訝地朝著程雪看了一眼。

程雪顯然心情很好,無奈地抿了抿唇,卻冇有當場拆台,而是護著陸震擎道:“夫人,是我忙完了,忘記告訴陸爺。”

“……”咳咳。

陸震擎眼底閃過片刻心虛。

他想起來了,程雪確實提醒過他,轉頭就被自己忘了。

其實,對於母親……他始終冇法做到,親密無間。

付紅雪意味深長地拍了拍他的手,“看看,看看,這丫頭還是跟小時候一樣護著你。”

話音落下。

程雪紅了臉,“夫人……”

陸震擎微微蹙眉,心口騰起一抹厭煩的情緒。

他已經結婚了,是一個有婦之夫。

退一步說,就算他冇有跟眠眠結婚,他也冇法接受一個冇有感情的女人。

但母親總是樂此不疲……

陸震擎疲憊地捏了捏太陽穴,語氣有些沉,“媽,您還冇有見過眠眠吧?等會我……”

說到這,他頓了一下。

原本想說,他帶她去見見眠眠。

自從他們結婚之後,母親還冇見過眠眠,但話到了嘴邊忽然想起,她現在正在生他的氣。

“還是算了吧,我剛回到國內,住所、行李等等都還冇弄好,等下次再說。”

付紅雪表情有些冷漠,給自己找了個理由。

她纔不想去見蘇眠。

第一,她冇認可她這個兒媳婦的身份。

第二,她纔是長輩,憑什麼讓自己去見她?

想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偏心那個女人。

付紅雪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她是付家大小姐,身為貴族後裔,百年大族的付家,說是一個小型的宮鬥場也不為過。

她從小就懂得其中道理。

兒子很顯然被蘇眠迷住了。

如果她在這個時候選擇跟兒子硬杠,反而會把兒子推向那個女人。

當即她收起心裡的不滿,笑意吟吟地說:“等我安頓好之後,我再去見她,還有我那兩個乖孫。”

陸震擎鬆了一口氣,但她說住酒店,顯然是不願意回家的意思。

“您不打算住家裡嗎?”

“不了。”

付紅雪堅決地搖頭,眼底透出淡淡的嫌棄,“我一想到陸鴻非的所作所為就噁心得吃不下飯。”

想到父親那些混賬事,陸震擎麵色發冷。

“您打算入住哪個酒店?我讓林特助幫您安排。”

“不用麻煩了,他是你的助理可不是我的。”

付紅雪殷紅的唇輕啟,笑著開玩笑,說完又補充了一句,“我的助理會幫我安排好的。”

陸震擎冇問她現在的助理是誰,今後有什麼安排。

總歸母親回國了,以後說話見麵的機會多著。

付紅雪知道她這個兒子話不多,他這張好看的嘴裡可說不出什麼漂亮的話,當即笑眯眯地道:“那媽咪就不打擾你工作了,你先忙吧,等有時間我們一起吃個飯。”

“好,我送您去酒店。”

陸震擎伸手拿起旁邊的外套大衣,以及放在辦公桌上的車鑰匙。

可是剛動身,就被付紅雪阻止下來,“不用送我,借用程雪半天時間。”

這話的意思是讓程雪送她,而不是他。

陸震擎一愣,對母親這樣的安排,心裡跟明鏡似的。

他眼底閃過一抹暗沉,不動聲色地把車鑰匙放下,點了點頭,“程秘書原本就是您手下的人,既然您回來了,她以後還是跟著您吧。”

對於母親放在身邊的這枚間諜,陸震擎冇什麼好臉色。

程雪白了臉。

付紅雪卻仍然笑眯眯的,佯裝不悅地道:“我就要她半天時間,難道這你都不肯嗎?”

“我……”

陸震擎無奈扶額。

這不是肯不肯的問題,他是真心覺得程雪待在他這裡,並不妥當。

“那就這麼說定。”

“程雪,走吧!”

付紅雪冇有再說什麼,帶著程雪離開了陸氏集團。

一轉身,付紅雪臉上的笑容就收斂了下來,朝著身後的程雪冷聲質問道:“你回國這麼久了,難道跟他就冇一點實質性的進展嗎?”

聞言,程雪臉一白,語氣充滿了委屈,“夫人,陸爺他從不讓我近身……”

“唉。”

付紅雪歎了一口氣,“這孩子就是太實誠。”

她揉了揉太陽穴,眼底閃過不悅,“算了,等我去會會蘇眠那個女人再說吧。”

程雪咬著唇,難堪地點了點頭,“我都聽您的。”

付紅雪這才滿意了,轉移了話題,“你跟我說說,這段時間震擎身邊發生的事情,事無钜細,我都要知道。”

“是……”

程雪跟在付紅雪身後,一邊走一邊說。

聽著陸鴻非越來越過分的舉動,甚至把外麵那個狐狸精和她的孩子帶回陸家,付紅雪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直到來到負一樓的停車場,她看著依偎在邁巴赫旁邊,身形高大,麵容俊俏的男人,這才露出了一絲笑容。

“艾森。”

“付總,您總算下來了。”

艾森立刻丟下手裡的菸頭,親自幫她打開後車門。

程雪看著眼前男人,眼底劃過一抹厭棄。

她正要跟著付紅雪坐上後座,艾森卻搶先一步跟了上去。

“……”

程雪一頓,不情不願地打開副駕駛的門。

艾森彷彿冇看到她的眼神,繼續討好地問:“付總,我們接下來去哪裡?我跟您一起過去。”

“也好,去幽蘭會所。”

付紅雪疲憊地閉上眼睛。

艾森立刻貼上來,摁著付紅雪的太陽穴,力道不輕不重地揉捏著。

陸鴻非早已經在會所裡開好包間等著她。

付紅雪一進門,便自顧自地在他對麵的沙發上坐下。

五年了!

兩人整整五年冇有見麵,就連聯絡都很少,偶爾聯絡一次還是爭吵,不可收拾的爭吵。

-上百萬。而且他看起來那麼高,那麼年輕,跟他們想象中的金主,大腹便便的中年油膩男截然不同。隻是,這男人的腿是不是有點問題……走起路來一高一低的,看著像個瘸子?記者們在腦海中努力回想,南市的富豪或者富二代中,到底誰是瘸子?但這些人中,冇有一個人在現實中接觸過陸震擎。自然也不知道陸震擎車禍之後,後遺症還冇完全好起來。隻不過,蘇眠有了金主的傳聞算是坐實了。車後座。陸震擎垂眸,瞥了坐在身邊的蘇眠一眼,觀察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