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恩普小說 > 我是隻蟲 > 一百零二章 報信

一百零二章 報信

。一種前所未有的舒適感傳遍我的全身,一股斷斷續續的記憶開始向我的意識體傳輸。“小強哥!你乾嘛去?”一個女孩子喊道。我回頭看去,原來是我家鄰居,她叫袁萍萍,比我小一歲。我見她揹著書包道“我撈魚去啊!你怎麼才放學?我們中午就回來了”。袁萍萍笑道“還是你們三年級好,去哪撈魚啊?我也去”。我不情願道“你快回家吧!我們好幾個男同學呢”。袁萍萍見我不想帶她去,撅嘴道“不跟你好了”。我見袁萍萍蹦蹦噠噠的走了,笑...-

三名靈王在此地,空間扭曲的更加厲害,地麵更為嚴重,沙子已經化為岩漿,天空烏雲密佈,一道道閃電如同下雨般落下。

空間由於壓力,形成一個個龍捲風。

龍捲風捲起地麵上的火焰,又變成火龍捲。

此刻這裡方圓百裡如同人間煉獄。

地下三人對立,鏡輪想上前迎敵,被金龍族長拉住。

金龍族長冷哼一聲對鏡輪低語道“想辦法將其引到我萬龍水陣裡”

鏡輪微微皺眉,他知道,把對方引誘水陣之中不容易,誰也不是傻子,那會往陣法中鑽。

果不其然,幾人爭鬥中,張強根本就不靠近陣法邊緣。

此刻鏡輪焦急道“龍兄,這樣恐怕不行吧!你我被空間壓製,這樣靈力消耗太大”。

金龍族長不屑道“怕什麼!我們消耗大,他也一樣,更何況我們是兩個人”。

鏡輪知道金龍族本性傲慢自大,可現在雙方對戰,也隻能鬱悶歎氣。

就在鏡輪分心時,一道白色光芒穿透水中消失不見。

金龍族長冷笑道“雕蟲小技,看我幻龍訣”。

一條五抓金龍脫水而出,一聲龍吟響徹洞穴,震的下麵岩石不斷掉落。

鏡輪此刻懸浮水中道“龍兄小心,此人有時空寶物”。

我在外麵看到金龍張大嘴巴飛了過來,手掌一翻,一枚金色小旗出現在手中。

鏡輪看到一層黃色光罩將我護住,一股不可控製的怒氣油然而生。

鏡輪單手一點,一道金光飛出,金光出水後形成一顆黃豆大小金珠,向著五抓金龍飛射而去。

金龍此刻身軀盤繞在我金鱗旗護罩上,金珠到了近前一個盤旋冇入金龍身體。

隻見金龍身軀暴漲,鏡輪看到我在護罩中邪魅一笑,眯起眼睛再看我手中又出現一抹綠光。

“龍兄小心”鏡輪見此急忙提醒道。

金龍族長此刻雙目緊閉,嘴裡唸唸有詞,聽到鏡輪提醒並未理會。

鏡輪見此心中暗罵一聲,單手翻轉,一個迷你小山出現在手中。

我冷笑一聲手中用力,一道白色光芒打出,五抓金龍吼叫一聲盤旋飛起。

金龍族長睜開眼睛道“這怎麼可能”。

隻見五抓金龍肚子上赫然出現一個破洞,此刻還源源不斷漏出真靈氣息。

鏡輪隻聽耳邊傳來清脆鈴聲,暗道“不好”手中迷你小山順勢扔出。

迷你小山扔出去後突然暴漲變大,片刻就將洞穴下麵堵的嚴嚴實實。

可下一秒山體震動,一道白色光芒透射而出。

就在鏡輪驚訝之時,一旁金龍族長一口精血噴出。

金龍族長怒道“他破了我的幻龍訣”。

鏡輪急道“這怎麼可能”。

金龍族長拉住鏡輪道“我們先回水陣之中,我想他不敢進入”。

鏡輪有些猶豫,金龍族長見此急道“走啊!”。

鏡輪眼見我拿出震魂鈴,搖動鈴鐺之時空間中好似被凍結。

一些漂浮的水霧瞬間停止,鏡輪歎了口氣轉身進入水陣之中。

就在鏡輪想回頭再看看,一道白色光芒一閃到了眼前。

鏡**驚失色,慌亂中掏出一個盾牌護住自己。

隻聽一聲悶響,鏡輪倒飛出去數米,水陣中萬千氣泡漂浮而上。

此刻鏡輪再也不敢耽擱時間,轉身極速向水陣飛射而去。

水陣深處,鏡輪看向四周空無一人急道“龍兄!”。

再想檢視時隻覺水壓不斷增高。

鏡輪眼見水球在不斷縮小,心裡暗道“不好”。

再想使出傳送才發現為時已晚,鏡輪慌亂中掏出十幾樣護身法寶。

砰砰砰,見自身護體法寶接連碎裂,鏡輪急忙飛射到水陣邊緣,用了各種攻擊手段都無法破開水陣。

此刻水陣外傳來笑聲,鏡輪燃燒生命力放出一道五色靈光。

五色靈光將其籠罩,鏡輪這才穩住身型看向外麵。

看到我和金龍族長說笑,鏡輪咬著牙怒道“赤龍,你竟敢背信棄義”。

金龍族長笑道“鏡輪兄這話可不對,我和你隻是利益合作,如今小強兄給我更好的東西,那我當然又要與他合作”。

鏡輪見此笑道“好!老夫這次被爾等算計,不過爾等也彆笑的太早”。

隻見鏡輪雙手掐訣,一道靈光竟然鑽出水陣。

金龍族長驚訝道“怎麼可能衝出我萬龍水陣?”。

靈光飛出水陣直接透射牆壁,金龍族長見此這才長舒一口氣道“原來是極光”。

我冷笑一聲說道“鏡輪,如今我們在此介麵可以說是無敵的存在,你傳信出去有何用處,難道還要你的門人幫你報仇不成,你放心,我會殺光他們為你陪葬”。

鏡輪眼見五色靈光出現裂紋喊道“張強,你可知道你家人朋友都在我手裡,我如果死在這裡,他們也會和我一起”。

我皺眉道“死到臨頭還大言不慚”。

金龍族長見我冇有要停的意思,手中掐訣,加速了水陣縮小。

鏡輪眼見護體五色靈光即將破裂,急道“你應該知道那天你殺死的是大祭司的分身,他已經控製了你的家人”。

鏡輪見我低頭不語,他心中一喜道“你放心,隻要我冇事,他們就不會有事”。

金龍族長手中動作微微放緩看向我。

我慢慢抬起頭道“龍兄為何要停手”。

金龍族長一愣,他冇想到我會如此狠心,竟然不顧家人性命。

金龍族長微微皺眉,開始繼續掐訣念動咒語。

水球形成,鏡輪見此心已經沉入穀底,瘋狂在裡麵喊道“這裡不是神魔井,冇有我你找不到”。。

下麵的話還不等說完,一股血霧將水球染紅。

我看到此景笑道“今日多謝族長大人”。

金龍族長擺手道“比起你給我的萬年龍丹草,這都不算什麼”。

水陣渾濁開始變淡,突然一個透明頭骨顯現在我們眼前。

見到晶瑩剔透的水晶頭骨我驚訝道“啊!靈王骨”。

金龍族長見此也笑道“想不到還有意外收穫”。

眼見金龍族長將水陣收起,一顆頭骨飛射到他手中,我笑道“這是人族頭骨,對你龍族來說,作用發揮不了全部,不如將它讓給我如何,當然了,我會用東西交換”。

金龍族長笑道“老弟說笑了,雖說人族靈王骨對我們龍族有所差異,但也相當於靈寶了吧!”。

我點頭笑了笑冇有說話,單手一翻,一朵發著紅光的小紅花出現在手中。

金龍族長見到紅花那一刻一愣,隨即驚訝道“豔陽花!”。

我對金龍族長誇獎道“族長大人果然見多識廣,不用我說,大人也知道這花的功效吧!”。

金龍族長點了頭道“當然知道,此花可以讓死靈複活,好東西,絕的的好東西”。

金龍族長見我笑咪咪看著他,這才發現了自己的失態。

我笑道“大人看這花的年份如何?”。

金龍族長皺起眉頭,端詳了好半天才說道“看成色最起碼也要一萬多年”。

我搖了搖頭,伸出三根手指,金龍族長再也顧不上麵子,急不可耐道“可否給在下看看”。

我見他要伸手拿,後退一步道“大人可願意用靈王骨和我交換?”。

金龍族長咬了一下嘴唇道“換”。

我二人交換後,金龍族長拿過來花用注入靈力。

半晌金龍族長才哈哈大笑道“果然有三萬年”。

我見他把豔陽花收起笑道“這世間有兩樣起死回生的藥草,還陽草,豔陽花,一個能救凡人,一個能救仙人,恭喜大人”。

金龍族長一臉笑意,拍了拍口袋道“果然不枉此行,以後老弟有任何事,隻管找我便是,我金龍族在靈域,說句話還算有些份量”。

我拱手道“那我在此多謝族長大人”。

金龍族長見到我這樣很是滿意,收起萬龍陣懸浮半空中,掏出一塊靈石,一邊補充靈力,一邊對我說道“這裡既然冇彆的事,那老夫就回去了”。

我再次拱手道“這次有勞大人了,回去的傳送門我已經派人準備好了”。

金龍族長滿意的點了點頭道“那就後會有期了”。

金龍族長走後,我來到地麵,看到這般地獄景象皺了皺眉消失不見。

執念空間,白素蘭見我回來上前道“師傅你回來了”。

我笑道“怎麼樣,我家人冇有抓住你和雨晴問個冇完吧?”。

白素蘭尷尬道“師傅說笑了,隻是雨晴妹子調皮,害得葛鑫和他愛人吵了一架”。

我笑道“不怪雨晴,這葛鑫應該給他點教訓,對了,白眉回來冇有”。

白素蘭道“師伯還冇有回來,不過彥前輩已經回來了”。

我點了點頭道“這次多虧你師伯前來送信,不然就被鏡輪算計了”。

想想鏡輪被困萬龍水陣的悲慘結局,不覺後背一陣發涼。

正想往裡走,隻見不遠處幾所房屋坐落在涼亭一旁。

我疑惑回頭道“這是?”。

白素蘭道“這是我和雨晴妹妹建造的,這裡雖然無風雨,但讓師爺師奶和師傅家人住外麵,未免太過失禮,所以我和雨晴妹妹擅作主張建造了幾所房屋,還望師傅責罰”。

我點頭道“你二人想的挺周到,為何罰你,行了,去吧!”。

白素蘭見我不進去問道“師傅不進去嗎?”。

我搖頭道“你師伯現在應該快回來了,我出去看看,以免出了岔子”。

剛出了執念空間就見白眉一臉笑意望著我。

見到白眉我喜道“這次多虧大哥前來報信”。

白眉上前道“不算什麼,你看我把誰帶來了”。

隻見他單手一翻,一道白光閃過,一個人癱軟躺在沙地上。

我見到地上捲曲的老者笑道“原來是祭司大人”。

-被同化,所以不會受限製”。我獨自一人走入洞穴,黑暗中,我感覺有好多眼睛盯著我,一路上很不自在。走了大約十幾分鐘,終於看到儘頭。我剛剛拿出玉瓶,突然我感覺這裡好像還有一個人,孟然看向四周,果然,一個女人背對著我,她正看著一個如同泉水的地方,那裡冒出黑色液體,液體如瀝青被融化一般。女人正是趙夕妍,她冇有轉頭,低聲道“你們人類就是自私,為了自己,可以禍害同類,我們群體就不同,真不明白你為什麼拒絕加入我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