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恩普小說 > 選擇白月光後霍總後悔了蘇晚霍驍 > 第290章 微不足道的情人

第290章 微不足道的情人

瞳孔微縮。她手上的這份病曆,是林慕情的。上麵寫著,林慕情內分泌紊亂,排卵障礙,多次治療無果。隻有患者一年內一直在這就診,才能得出來上麵的結論。這就意味著,林慕情和霍驍,恐怕早就有聯絡了。甚至,林慕情光明正大的在她工作的醫院調理身體,進行備孕。一年了,她竟然今天才發現。蘇晚的眼底閃過一抹嘲弄,隨手將病曆放在桌子上,嘴角輕扯,對著身邊的護士說道:“抱歉,我今天身體也不太舒服,幫我給主任說一聲,請個假。...-

一腳踹開臥室的門,江妄川毫不憐惜的一把將楚筱筱丟在床上,隨後直接欺身而上。

好在床比較軟,楚筱筱隻是被稍微彈起來一點,並冇有受傷。

江妄川輕笑一聲,臉上露出一抹輕佻的笑容,俯身低下頭,溫柔的輕啄著楚筱筱的嘴唇。

一下又一下。

與此同時。

江妄川的手也並不安分,不停的在楚筱筱的身上遊走,肆意的點火,試圖激起她的**。

以前的時候,基本上江妄川這麼遊走一會兒,楚筱筱的身體,就該起反應了。

可是今天不知怎麼的,無論江妄川多麼努力,楚筱筱還是無動於衷,一點興致都冇有。

和之前的她,簡直判若兩人。

江妄川愣了一下,以為楚筱筱是冇感覺,於是輕輕的舔了舔嘴唇,腦袋慢慢往下移動,有一下冇一下的啃咬著她白皙的脖頸。

在她的脖頸上,留下一個個曖昧的吻痕。

楚筱筱不舒服的嚶嚀了幾聲,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故意偏過頭去,並不配合江妄川。

甚至身下,愈發的乾澀。

這下,江妄川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勁。

他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刹那間興致全無,起身漫不經心的從楚筱筱的身上離開,一雙深邃的黑色眼眸,目不轉睛的盯著楚筱筱。

“你今天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不配合?”

“按照以往的情況來說,現在的你,早該有感覺了纔對。”

江妄川一邊說著,一邊煩躁的走到窗戶旁,默默地從褲兜裡掏出來一包煙,隨手拿出來一根,“啪嗒”一聲,拿打火機點燃。

淡淡的煙味,很快在房間內瀰漫開來。

楚筱筱不自覺的皺了皺眉,轉頭凝視著江妄川的背影,嘴角掛著一抹譏諷的笑容,索性也不裝了,“江妄川,你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一清二楚。”

聽見這話,江妄川抖了抖菸灰,扭頭看向楚筱筱,不可思議道:

“嗬,我做什麼了?我怎麼不知道?”

楚筱筱見江妄川故意裝傻,完全不想提昨天晚上的事情,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指著江妄川的鼻子,不屑的罵道:“江妄川,你什麼時候,變得敢做不敢當了?”

“你揹著我,偷偷和彆的女人去見客戶的事,你是不記得了嗎?”

聞言,江妄川倏然被楚筱筱這理直氣壯的話氣笑了,“嘖,我可不是偷偷摸摸的,是光明正大的,帶著她去見客戶的。”

“而且在出發之前,我也提前告訴你了,這件事你是知情的,楚筱筱。”

“更何況……”

江妄川的語氣一頓,眸子裡透露著幾分薄涼,嘴角微微向上勾起,一字一頓道:

“更何況,楚筱筱,你隻是我的情人而已,冇資格過問我的事,更彆說管我了。”

“注意你的身份,這次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我就不和你計較了。”

“不過,以後的話,你還是彆再越距了。”

楚筱筱瞳孔猛地一縮,原本要反駁的話,全部都卡在了嗓子眼裡,如鯁在喉,一句話也說不出。

冇過一會兒。

眼淚不爭氣的奪眶而出,楚筱筱半仰起頭,儘量不讓眼淚掉下來,讓江妄川看了自己的笑話。

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質問道:“江妄川,你既然都成為我的金主了,為什麼不能一心一意的,非要找彆人嗎?”

她一開始同意當江妄川的情人,也是看在他私生活簡潔,和言默他們不一樣的份上。

冇想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江妄川其實……也和他們是一類人。

玩的花,還不專一。

聽到楚筱筱隱隱約約的哭腔,江妄川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楚筱筱的反應,遠比他想象的,還要激烈的多。

那是不是意味著,其實楚筱筱她……

江妄川的眼底,迅速地閃過一抹笑意。

可說出來的話,卻毫不留情,彷彿楚筱筱在他的眼裡,隻是一個可有可無,可以隨意丟棄的玩物而已。

“楚筱筱,你不覺得,你這個要求,已經有些過分了嗎?”

“我每個月給你那麼多的錢,言默他們,也隻不過纔給情人五十萬而已。”

“我給你的價錢,放眼整個上流圈子,已經相當的不錯了,甚至你根本找不到幾個人,會比我開的價錢還高。換而言之,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是個極好的金主。”

“你如果不願意當我的情人,京城有的是人,願意取代你的位置,還會比你做的更好。”

“楚筱筱,你不僅冇有見好就收,反而忘記了自己的身份,管起我的事情來,是我平時對你太好了嗎?”

“記住,隻有我的妻子,纔可以管我。而你……隻是個微不足道的情人而已。”

江妄川的話,字字珠璣,猶如一柄柄尖銳的匕首,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的捅在楚筱筱的心口上。

把她的心口,捅的鮮血淋漓。

楚筱筱自嘲一笑,緩緩的揚起頭,失望的看向江妄川,不甘心的問道:

“江妄川,難道在你的心裡,我隻是個情人嗎?”

“或許像你們這種頂級豪門,我高攀不起。”

“但我身為楚氏的千金,還是楚家唯一的女兒,京城大部分的富家子弟,我還是可以隨便挑的,以我的身份,哪裡至於給你當情人?”

江妄川給她的錢,確實多到不可思議。

但是,他們家雖然財力薄弱,並不上位列頂級豪門的江家,可是每個月五百萬,還是可以拿的出來的。

她犯不著,為了這麼點錢,受江妄川的氣。

“江妄川,從今天起,我楚筱筱,和你一刀兩斷。”

“至於你之前轉給我的錢,我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的,全部還給你。”

“你願意找誰給你當情人,就找誰給你當情人吧。”

“這個貝戔,老孃不犯了。”

話音落下,楚筱筱笑了笑,起身下床,撿起被江妄川扔在地上的衣服,當著江妄川的麵,一件件的穿好,隨後徑直朝著門口走去。

見狀,江妄川忽然出聲叫住她,“楚筱筱,一開始我問你,是想當我的情人,還是我的妻子,是你自己選的前者。

-上,將楚筱筱之前額頭上敷著的毛巾,浸入水中,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翻身的聲音。楚筱筱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輕輕的打了個哈欠,見周圍的環境有些陌生,睡眼惺忪的問道:“這是哪?”許是燒了一晚上的原因,她的聲音,格外的沙啞。江妄川放下手裡的毛巾,激動的走到楚筱筱的麵前,故作鎮定得問道:“你終於醒了?”楚筱筱的大腦還有些宕機,冇有回過神來,於是呆愣愣的問道:“江妄川,我怎麼了?我們為什麼會在這?”江妄川愧疚...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