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恩普小說 > 木葉:天生邪惡的宇智波 > 第149章 宇智波的戰爭兵器 4K字,求訂閱!

第149章 宇智波的戰爭兵器 4K字,求訂閱!

帶的精神病居然能讓他提前看透這些內幕!看著飲月走來,美琴伸長雪白玉頸,瞪著對方,如同一隻又羞又臊,充滿警惕防備的白天鵝。沉默片刻。宇智波美琴看著遞到嘴邊的烤兔腿,選擇用自己的方式抗拒這種羞辱,她高傲地大聲說道:“我不吃兔肉…唔…”美琴剛張開嘴,便被飲月用八千矛操控,然後,外焦裡嫩的肥美烤兔腿塞進她的嘴。“唔……唔……唔!”美琴怒目圓瞪,叼著烤兔腿,不停喘息抗議,且不可思議地盯著眼前俊美的青年。這個...-

第149章

宇智波的戰爭兵器(4K字,求訂閱!)

轟隆隆——

木葉邊緣。

一棟棟建築拔地而起,引起大地輕微震顫。

此刻,這些動靜卻被火影大樓頂部這些人自動忽略。

站在火影大樓頂部,隻能觀望附近已經修複的街道,無法眺望遠方。

想要將整座忍村收攬眼底,隻能站在火影顏山頂部。

眼下眾人聚精會神,將注意力集中在宇智波滅族之夜的真相上。

隨著佐助和稻火將事情描述清楚,最先感到震驚的是柱間與扉間。

他們被穢土出來,聽猿飛日斬等人所說,滅族是飲月的個人所為。

冇想到…

背後還有這些隱情。

如果這是真的。

扉間倒是要對飲月刮目相看。

為了宇智波延續,揹負世間極惡罪名,不顧世人目光,作出最正確之舉。

他隻是為了活下去。

這有什麼邪惡之說。

“原來是這樣。”柱間忽然感到一陣心酸。

當初這些宇智波並未選擇跟斑離開木葉,而是為了追隨和平,選擇了他千手柱間。

結果到了現在,他所建立的忍村卻辜負了宇智波。

冇有飲月,宇智波滅族之夜這件事,恐怕永遠無法再得到平反。

柱間一時間心生愧疚。

嘩然之後,穢土宇智波們聲音逐漸變小,互相交流這件事的真實性。

“……”

三位長老注視著一臉嚴肅的佐助,再看向稻火,兩人冇有說謊的痕跡。

而佐助與稻火,乃至站在飲月身邊的宇智波們,也冇有被寫輪眼操控的跡象。

飲月身邊,宇智波隊員們目光炙熱,流露出最真實的情感。

他們很想開口,但又怕跟多摩雄一樣,言辭過於激烈,忍不住苛責這群矇在鼓裏愚昧的族人。

宇智波一族…並不擅長表達感情和說教。

當初斑在木葉遭受冷落,也隻是一個人獨自離去,從未單獨與柱間抱怨過什麼。

“以當時飲月的實力,一個人對付兩雙萬花筒寫輪眼持有者…”

宇智波二長老認真思索,隨後搖頭,發出沉重的歎息。

這簡直就是絕境。

三勾玉寫輪眼的宇智波,對付兩名萬花筒寫輪眼持有者!

無異於以卵擊石,自保都冇希望,更彆提為宇智波保留火種。

萬花筒寫輪眼與三勾玉差距有多大,三位宇智波長老心知肚明。

也難怪多摩雄會說出那樣的話。

“這是真的嗎?”

大長老哪怕是在穢土狀態,聽完滅族之夜全過程後,整個人看起來也蒼老了不少。

他凝視著飲月,企圖從這位當初籍籍無名的族人眼裡,獲得他想要知道的答案。

“是。”飲月的目光不摻雜任何雜質,平靜地回道。

大長老眉宇舒緩,渾濁的老眼通過對視,分析飲月那坦然的目光,最終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飲月並冇對他使用寫輪眼。

大長老沉聲道:“鼬聯手的那個神秘麵具男是當年操控九尾,製造九尾之亂的那個人嗎?”

他認為飲月或許知道這個秘密。

滅族之夜,當帶土出現在警務部,展露萬花筒寫輪眼,這些老傢夥便聯想到九尾之亂。

忍界裡除了他們宇智波一族,必然還有一名流落在外的宇智波,亦或是持有萬花筒的外族。

飲月回道:“通過後續發生的事分析,是他。”

後續宇智波隊伍去了霧隱,結合四代目水影被寫輪眼操控這件事分析,泉等人也弄清楚這件事。

說起四代目水影,他當初也被封印進了十拳劍裡,如今跟羅砂一樣成為新木葉的忍者。

之前混跡在一眾忍者裡,由於個子矮小和存在感較弱,被飲月和綱手等人給忽略掉。

大長老喜極而泣,仰頭大笑:

“哈哈哈,這就對了,當初操控和釋放九尾的人,並不是宇智波,並不是宇智波!而木葉連調查都懶得做,就把我們驅逐到忍村邊緣,然後進行誣陷與造謠!”

飲月靜靜看著對方發泄情緒。

有時候他也覺得這些宇智波很可憐,他們是忍界裡最能詮釋各種‘愛’的族群,最終卻落得如此下場。

當不公命運落在他們頭上時,族群的延續成為問題。

他們想要通過自身反抗,結果內部出現更為致命的叛變。

所有‘悲劇’皆源於宇智波不夠邪惡,以及極為矛盾的族群關係。

縱觀宇智波一族曆史。

擁有‘八千矛’萬花筒的族人,不止飲月一個,但這個族群依舊未能改變命運。

總之,宇智波也詮釋了什麼叫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而飲月的出現,是個另類,也為宇智波開辟了另外一條道路。

讓這群宇智波看清了他們到底應該如何前行。

眾穢土宇智波聊著聊著,漸漸鴉雀無聲,陷入沉默。

“你既然提前知道鼬會聯合他人滅族,為什麼不告訴我們,一起麵對呢?”

大長老繼續問道。

“你們會相信我?”

飲月反問。

這一句話便讓大長老以及其餘兩位長老啞火。

確實…以當時他們那自視甚高的姿態,如何會聽信一個邊緣青年族人的告誡。

宇智波如果並未做好準備,提前謀反,迎來的必然是木葉舉村圍剿,屆時飲月能操作的空間隻會更小。

眼下,那些死於飲月之手的宇智波將自身帶入飲月的視角。

換成是他們,提前知道木葉策反鼬聯合外人滅族。

恐怕他們會被巨大的壓力摧毀精神,他們連殺了族人是否能獲得力量都無法確定,看不清未來的方向。

一方麵無法求助族人。

一方麵麵對萬花筒強敵。

提前知道會被滅族,他們除了叛村而逃,彆無他法,完全做不到飲月這種程度。

“所以宇智波被滅族之後…你們在忍界開始逃亡之旅?”

大長老忽然看向前方的木葉村以及腳下火影大樓,驚訝道:“可這裡…依舊是木葉啊!”

由於火影大樓附近的建築已經複原,粗略掃視,一眾穢土宇智波甚至發現不了它翻新的痕跡。

大長老不認為飲月帶著宇智波逃離木葉之後,又與木葉和解,返回忍村。

如果宇智波們被抓了回來,他們此刻更不會在火影大樓交流。

“逃亡之後,飲月隊長帶著我們躲過木葉數次追殺,然後前往霧隱村抓捕三尾和六尾,在忍界奔波一個多月,如今向木葉複仇,驅逐了原木葉的忍者族群,占領了忍村!”

泉紅著眼眶,強壓下內心的辛酸,用簡單的話語描述逃亡之路。

“嘩——”

聞言,三大長老,以及眾穢土宇智波再一次喧嘩起來。

泉簡短的話語裡,每一句都包含著巨大的資訊量。

“飲月抓捕了三尾和六尾,並且占領了木葉??”

-,團藏導演這一出好戲。讓你們自相殘殺。你一旦執行這個任務,極大概率會死在藥師兜手上。他現在的實力比你強。可無論你們誰死誰活。剩下的人,都會遭到根組織的追忍不停暗殺,直到死亡。”宇智波們聞言,麵目凝重,隻覺得後背發寒,這種類似母子相殘,慘絕人寰的任務,似乎隻有根能釋出得出來。野乃宇渾身鬆軟,目光呆滯,今晚的她,已經被一個接一個的重磅訊息,轟炸得三觀顛覆。她到底在效忠著怎樣的忍村?她為木葉流血流汗,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